開發者日誌:黑鳳港III,再起波瀾!!

參天律的理念,是用故事述說不同的生命想要呈現的成長

生命總是如此的出奇不意,常常有著天不從人願,也常常有著老天眷顧。

一切的發展,可以有目標,可以選擇道路,但周遭而來的際遇卻總不是可以完全預測的;也正因為如此,在每條人生道路上,一切的發展都是成就了這一路來的風采。

在開發的過程當中,我們慢慢的發現參天律有了自己的生命,也有了自己的喜怒哀樂,在賦予劇情導向的同時,參天律也回應出了它所要走的道路。

而冥冥之中,它也告訴了我們劇情發展的方向,或者該說已經自我在運轉,正在編織屬於自己的世界。

於是乎,不敢再以創作者自居,而是紀錄者,紀錄著參天律的一切,將它所面臨到的故事呈現給各位。

相信不少人被劇情感動著(這讓我們十分感謝),龐大的世界觀設定、數量眾多的人物設定、層層推進的故事章節、從中得到的體悟…等。

接觸到了玩家反饋的時候,其實我們很感動、甚至喉頭也有些哽咽。

因為我們沒有不同,在開發參天律的同時,也是深深的被震撼、被觸動著。

從前以為能影響參天律的劇情,但現在才明白是參天律深深地影響了自己。

製作人說過:「真正觸動人的,往往都會帶領人們往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聲音走去。」

在參天律當中,我們看見的絕對不只是作品、絕對不只是遊戲,而是當成了心靈。

在設定劇情及各種架構時候,舉凡所有宗教、哲學、美學、科學、物理、情感…等,都是取材的範圍。

更甚的說,是在探討著世界、是在探討著生命、是在檢視著心靈深處,

期望讓參天律能夠真正的帶給所有人一點點的不一樣,一點點的感動。

在體會遊戲的爽快感覺時候,偶爾能夠有一絲絲的心性澄明,感受著與靈魂對話;

在這樣的氛圍裏頭,會有點悸動,會有點聲音在心裡,也或許會開始思考一些事。

 

這次的劇情,是人物自己活出來的故事

第一密探雷鈺層層揭露關於黑鳳港的另一面,

擁有著強大黑暗的糜粟子、專修逃跑和自戀的靈壽公、渾圓飽滿的剎蒂拉以及棄市、閻多羅、目無重瞳…等眾多角色,

在這次的黑鳳港第三部曲當中都有著十分吃重的戲份,命運的糾葛至此已逐漸清晰,

原來靈壽公三人眾竟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海盜團船長下落、惡潭島的痛苦的記憶、丈藍和谷雪的感情竟比姊妹還深?

神秘的據偶師又再度現身……環環相扣的人物關係及劇情發展,在這次的改版之中都有了重大的呈現。

這一次雷鈺不只要在万象界中找尋線索,下至陰間、靈界…等,都必須一闖,你,可得跟緊了!

所有動畫的規格,都是由『劇情小說』為劇本來發想

而下面這段,是黑鳳港 III 的劇情劇本,我們以這個劇本為雛形,製作劇情動畫,或許看完之後,對於登場的角色會有不同的遐想吧?

請欣賞我們這次會出在遊戲中的動畫腳本,至於是在哪一個時候,就請拭目以待了!

 

《劇情動畫_潛兵三鬼登場》

甲易佬緩緩靠近溫泉。正在泡湯的谷雪跟丈藍感到訝異,尤其丈藍,更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兩人迅速著裝,嚴陣以待。

「據儡操偶……」

谷雪冷笑著,同時手已經握住了刀柄。

『煌流天斷!』

隨著必殺技的喊聲,谷雪已如雷霆般的使出了斬刀的上級劍技,而丈藍憑著和谷雪多年的默契,本能的配合發招——

『淒煌刃!』

破空之聲呼嘯著。

凌厲的劍氣,甚至是可以直接撕碎高等魔物的劍氣毫不留情地衝向那詭異的木偶軀體,但名為甲易佬的木偶只是悠閒的舉起了手,用手勢劃出了符文。

下一瞬間,只見劍氣崩解,消散在空氣之間。

木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背後的女性木偶對丈藍做出了一個動作。

『封印道籙.禁!』

被評為東道域百強的武者,潛兵衛的督察,在這僅僅一個字的咒縛之下,無聲倒地。

谷雪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密友,更扭緊了手中名刀『六非道一文字』。

畢竟丈藍的實力,谷雪自己很清楚;但眼前的敵人——具有更深不可測的實力。

『憑你,還不夠資格支配這股力量,不如讓給我吧。』

木偶發出了老者的聲音,卻像是金屬被機器輾壓時的尖銳聲,刺耳,又難聽。

谷雪無聲地發出了第二招,絕速的劍技捲動了大氣,化為銳利無匹氣刃斬向了木偶的胸口。

明明已是極快,如流星,如石火,卻在甲易佬面前又成了緩慢的動作。

木偶再次做出手勢。

『封印道籙連綴.散!凝!鎮!』

甲易佬連續又強烈的咒縛震倒了谷雪,後者狼狽的趴伏在地上,畢竟她從來沒想到過,現在的自己還會有如此的下場。

這時,旁邊的空間發生了扭曲,發出猶如透鏡般的光澤,而在光澤中,她看見了意料之外的人。

六輪圓。

她知道如果沒有眼前這個人,自己可能已經死在饑荒、死在寒冬,死在不知名的地方。

他,收養了她,教育她,讓她成長成為不一樣的人;不再是那年在冰雪中弱小無助的自己。

即使現在被冠上了叛徒的罪名,谷雪還是相信六輪圓會理解她,默默支持她。

畢竟是她的師傅,也是她的養父。

「唷!是據儡操偶?俺家幾乎是幾十年沒見過的呢,想想是自從泰歲城一戰之後啊……」六輪圓的一刀逼退了甲易佬。「哎呀,小谷雪怎麼這樣狼狽啊?趴地上會感冒的啊!」

「唉……我說怎麼這麼突然召喚我們,原來是這檔子事啊?」透鏡的光澤中,賀佐師緩緩現身。

「就說我已經退休——退休了你懂不懂啊?」源智德一身髒,似乎還從農忙中被召喚來,身上還沾了幾根草。「我這把老骨頭要是散了架,你賠得起嗎?」

潛兵衛三鬼,只在傳說中的組合。出現在谷雪的面前。

『偵測空間扭曲異常!特異點座標定位…無法偵測。扭曲弦……消失中』

女性木偶毫無感情的聲音在廳中迴盪著。

而甲易佬的布面之下,應該也是不見任何的表情。

『偵測前方六間二肘出現強大據念體……』

「我在小丈藍的髮飾內放了兩道驅式,一道是山途老給的縮地驅式,一道就是感知丈藍的意識。」六輪圓說著。「說真的,當年只是好玩,俺家從沒想過這兩道驅式會有啟動的時候。」

「我也有點意外。畢竟能讓丈藍失去意識的人,不能說少,但也真的不多。」賀佐師看著甲易佬,饒富興味的說:「穢犬民還有這號人物?聽都沒聽過,看來影部的情報必定出了什麼狀況,怎麼會漏掉這樣一個……木偶?」

「據儡操偶……俺家記得在王室文獻上所記述的,是一種天律之災前穆瞳院所創的禁術……」

三鬼們口中雖然是閒談著,但他們卻早已提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注意著眼前木偶的每個動作,即使是一絲一毫的,都專注不怠。

如果能感應到對方的氣息,或許還能由呼吸、由脈動推算出對手的實力,但對於未知的敵人,尤其是能讓丈藍倒地不醒,又同時能讓谷雪趴倒在地的木偶,他們絕對不敢掉以輕心。

「兩位,我腰有點疼……」源智德扶著腰,有點不耐煩地說著。「能不能速戰速決呢?」

賀佐師和六輪圓看著昔日的戰友,一臉不耐,異口同聲的說著:「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裝蒜?」

「好吧,我只想說被當路人甲太久了,難得我有露臉的機會,就稍微愛現一下唉!」源智德深吸了一口氣,運起了凝聚在身上的力量。「還真怕這種斂罡斥的禁招,再也沒機會用了呢!」

勁與氣遊走在肌肉與經脈之間,由軀體底輪湧入的力量,貫通了七輪,源智德原本穿著的衣服被盤結隆起的筋肉撐開,爆碎,散落如花瓣。

『霸罡裂神勁!』

身形力拔如山,軀體如千錘百鍊,肌肉暴脹,盤結如龍——瘦弱的老頭源智德在轉瞬之間,蛻變成為虎臂蜂腰螳螂腿的彪形大漢。

『呵呵呵……原來如此……多少年過去了?』

甲易佬的老者聲音淡淡地說著。他看了看眼前的三鬼,搖了搖頭。

雖然聽不見嘆息聲,但在那布面之下甚至可以感覺出那種對渴求已久的東西明明出現在眼前,卻只能空手而歸的惋惜表情。

『要知道並不是無法擊敗你們,而是會消耗我積蓄已久的東西,如此看來……我和這據念爐蘊藏的靈子業力緣分,還不俱足啊……』

甲易佬的木偶輪椅發出了嘎啦聲,緩緩後退——消失。

「喂喂喂!什麼情況?這樣不對吧?我衣服褲子都脫了……結果是這樣的結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